新聞資訊
“無人禁區”里的博士夫妻,他們的愛情沒有風花雪月,只有大漠孤煙
發布時間:2019-07-03

這個愛情故事,發生在新疆天山南麓的秋里塔格,背景不是風花雪月,而是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。

因為地下蘊藏有豐富的油氣資源,這個被稱為雄鷹和黃羊都到不了的地方,是石油勘探人的戰場。丈夫入疆勘探,妻子怕他孤單,攜幼女千里尋夫而來,這是一對博士夫妻的激情燃燒歲月。

他們生活工作的環境有多惡劣,他們的精神狀態就有多讓人羨慕。

趙博和鄭曉麗是勘探隊伍里的一對年輕博士夫妻,負責油氣勘探工作。

3年前,他們放棄了大城市優越的條件來到新疆,在這個“無人禁區”接受重重考驗。

地形復雜、物探信息缺失,勘探隊迎難而上

天山南麓的秋里塔格構造帶是塔里木油田的重點勘探工程,然而,復雜地形導致了物探信息缺失,實驗室里建立的初步模型在這里也都被推翻。為加快進度,項目組決定分隊踏勘。

作為項目的地質工程師,趙博的壓力很大。幾天前,在結束英國的交流任務后,他沒來得及回在庫爾勒的家,而是直接趕到200公里外的作業現場,加入踏勘隊伍。

秋里塔格千溝萬壑、陡崖林立,最高海拔2100米,許多外國專家把這里稱為勘探禁區。

盡管有直升機的支持,但翻山跨溝還得靠鋼釬和大繩。而在這之前,物探隊已經進行了3個多月的艱苦作業。

中石油東方物探247隊鉆井班班長 周四奎:我們這片活已經用了兩萬多根鋼釬,四百多公里大繩。我干物探有20年了,頭一回干這么困難的山,這個地形落石、斷崖和深溝都很多。現在又趕上雨季,施工非常困難。

這次踏勘,趙博他們要翻山越嶺,集中對地表的巖層構造、沉積特征進行搜集和判斷。幾天后,他們在一條深谷找到一套完整的1500萬年前的古巖沉積層,這給后期建模提供了令人振奮的細節。


夫妻雙雙扎根油氣勘探,聚少離多

在百里之外的秋里塔格一處山谷中,同樣是地質工程師的鄭曉麗也在緊張地進行踏勘作業。

每次遇到重大任務,兩人都不得不這樣分離。這次夫妻倆已經兩個多月沒見面了。

半個多月后,這一輪的踏勘結束,大伙采集到大量的地表信息和巖層樣本,他們相約從庫車返回庫爾勒。在列車上,趙博和鄭曉麗在分別兩個多月后第一次見面了。

看到丈夫不遠萬里從英國帶回來的防曬霜和給女兒的毛毛熊,鄭曉麗十分開心。

2016年,趙博和鄭曉麗從浙江大學地質學博士畢業。趙博放棄了高校任教機會和幾份高薪工作,自愿來到新疆。

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半年后,在女兒剛滿3個月大的時候,妻子也申請進疆工作,而母親也只好千里迢迢過來幫忙帶孩子。

趙博的妻子 鄭曉麗:他自己一個人在這邊,親戚朋友都不在,我覺得我就應該過來陪他。而且孩子成長也是需要爸爸的,我還是覺得一家三口應該在一起。


這里是石油勘探人的戰場

在秋里塔格,嚴酷的自然環境時刻考驗著大伙。其實,有段時間,家里人也想說服趙博他們調回內地,但后來發生的一件事,卻堅定了他們留守的決心。

去年,趙博的師姐在這一帶進行地質調查,因為山洪爆發不幸遇難。

中石油東方物探地質工程師 趙博:根本來不及跑,沒辦法。干這行的人,大家感同身受。但人有時候就是得有這種不服輸的勁。我們知道它難做,風險很大,我們這么辛苦地工作,不一定有什么成果,但是就是想挑戰一下。

趙博告訴我們,秋里塔格只是塔里木石油勘探的一部分。上個世紀80年代末,塔里木開始石油會戰,勘探隊員風餐露宿,踏戈壁、戰沙漠,大伙做出了巨大奉獻,為的就是國家油氣資源的開發。

對于他們,這是另外一個戰場。趙博說,學有所用,能為國家油氣勘探出一份力,這樣的青春歲月值得自豪。

為激情燃燒的青春歲月點贊

來源:央視新聞

編輯:沈佳

?嘉興市廣電傳媒有限公司 浙B2-20080098-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103016

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情况